第三百零九章 都听你的
书名:全职神徒 作者:六月一日 本章字数:3361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30 22:59:52

“反正你也不敢杀了我,又何必和我在这里耗时间,你不怕爱宠的位置被别人抢了吗?”

这句话攻击性不高,侮辱性却极强的。

厉原溪就差没直接骂太己是一条狗了,但凡有点自尊心的人,恐怕都受不了这种辱骂。

“厉原溪,你不也是颗棋子,咱们谁又比谁更高贵!”太己冷笑着反击回去。

“我不是!”厉原溪当即反驳道。

他自愿带领厉家崛起无影楼,可不是被谁蒙骗的,厉原溪敢保证自己不是谁的棋子。

“你不承认也没关系,反正到最后,我们的下场都是一样一样的。”太己这句话里面充满了怜悯。

他师父什么性子,太己跟在他身边几十年又且能不知,厉原溪不承认自己被蒙骗,那是他还不知晓真相。

身为厉家子弟,又是家主的亲侄儿,就厉原溪的身份,厉云渊若不加以利用,太己都宁愿拿人头保证。

“第六魔种果然在花都境,咱们这次运气倒是不错!”哈世奇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

苍空则看着太己身后的太叔长老瞪直了眼睛,“太叔长老怎么会……”

哈世奇立即看过去,顿时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,“太叔长老居然变成傀儡了!”

他们去过青羽山不少回,对夜家傀儡多少有点熟悉,长得在像人的傀儡,那也不是人。

太叔贞的脸看着特别的僵硬,且他的站姿有点问题,那扭曲的姿势,活人可站不出来的。

“太己,你个王八蛋你想死了!”哈世奇气得提着帝灭要冲过去砍人。

苍空立即拉住人大喊,“别冲动,他已经半魔化了!”

太己阴冷一笑,指着太叔贞说,“他可不是属于我的,是属于我们厉家少主的。”

现场就一个厉家人,那位少主的身份用不着猜的,两人同时瞪向厉原溪,希望他给一个解释。

“你们还不信?”太己在一旁点火道,“我师父厉云渊是厉原溪少主的亲叔父,傀儡可是他亲手炼制的。”

太己还不忘提到自己炼制的傀儡,他炼制出来的基本都是活死人,和傀儡可是有很大区别的。

天下真正懂傀儡术的,除了夜家人,恐怕也就只有厉云渊会那么一点炼制傀儡的法术了。

“回你主人身边去。”太己不怕另外两人不信,坐实了傀儡属于谁这件事。

只见太叔贞听了这句话,就几步朝厉原溪走了过去,并且直接半跪在地,无声的喊了一声主人。

“厉原溪!”哈世奇气得大吼一声,“你这个混蛋!”

太叔贞可是刑修的师父,哈世奇作为他的好友,看见好友的师父给别人跪了,他简直都要气炸了。

“我不是,我不知道怎么回事!”厉原溪也吓得直接跳起往后退。

“太己你叫他走,我不收,傀儡是你们炼制的,和我没有关系,别扯上我!”

不管厉原溪如何否认,太叔贞就是跟着他走,偏偏他不敢对傀儡动手,不然事情会更糟。

太己在一旁满意的笑了起来,师父不肯把傀儡给他,还故意布置了只听主人命令的阵法。

幸亏他没有动歪心思,不然他起了藏傀儡的心思,只怕阵法一毁,他就要和大师兄打起来了。

知道厉云渊不好惹,太己哪怕心里在不乐意,路上耽搁送傀儡的时间,他也不敢霸占了这个傀儡。

所以,看见厉原溪被交好的朋友误会,太己心里还是特别爽快的,甚至都想拍手叫好了。

“太叔长老,你别跟着他,你和我们回去吧?”哈世奇小心翼翼的靠近太叔贞,可是他不敢去拉人。

厉原溪则拼命的躲,还不忘给哈世奇和苍空解释,他真的不晓得傀儡这件事,是厉云渊故意安排的。

当然了,厉云渊为什么这样做,他并不清楚,他记忆里的叔父,早在他几岁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。

因为中间夹着一个太叔贞,另有太己在旁边故意煽风点火,厉原溪的话,哈世奇和苍空是不信的。

太叔贞多受人尊重的一位长老,厉原溪居然让他下跪,这件事绝不能被人原谅。

更何况,厉云渊为何给厉原溪送傀儡?如果不是他们厉家人故意设计好的,他能获得一个这么强的傀儡?

夜家傀儡分了好几个级别,修为越高的人,被炼制成傀儡就更厉害,这件事两人都是知晓的。

而且看太叔贞只围着厉原溪转的态度,如果他不是傀儡的主人,那就是有鬼了。

三人因为一个太叔贞傀儡打着圈的转,太己则时不时在旁边说上两句,跟逗猫儿似的。

刑修和相离陌来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,他的师父,居然围着厉原溪在打转!

“家主,太叔长老变成傀儡了。”相离陌及时提醒刑修一声。

“厉原溪,把我的师父还给我!”刑修气得拔出破道就冲了过去。

“刑小子,你看清楚,是你师父非要围着我转,不是我……”

“你找死!”刑修根本就不听他的解释。

厉原溪气得要死,“你师父是被厉云渊炼制成傀儡的,你找我麻烦有什么用,有本事你杀太己去啊!”

“太己他本来就该死!”刑修暴吼一声。

厉原溪又气又急,偏偏他没办法解释清楚,因为太叔贞不肯离开,非要围着他的身边转。

他张口大喊一声,“苍穹!”

一把剑突然间从天上凭空出现,落到厉原溪手里后自动出鞘,跟着主人一起反击破道的主人。

“少主,需要帮忙随时可以命令你的傀儡的。”太己在一旁提醒着厉原溪。

太己的特别好意,让刑修更加愤怒得不行,根本就不愿听厉原溪的解释。

相离陌提着八荒堵到太己面前,“我倒是没和清醒的半魔化魔种交过手,太己长老给个机会如何?”

太己冷笑一声,“我若是不答应,你恐怕也不会放过我吧?”

“魔种有多稀罕,天下人都晓得,太己长老不会不清楚自己的魅力吧?”相离陌反讽一声。

第六魔种逃了几年,世家弟子早就想把他找出来杀掉,太己居然还有脸让别人放过自己。

他若是一开始就乖乖的去青羽山,不搞那么多小动作,说不准别人还愿意给他留一个全尸。

但是太己向来不做人,他不仅逃了躲起来,如今还把太叔贞杀了炼制成傀儡。

不提神蕴书院不肯放过太己,恐怕就是其他世家还有两派,都容不下他这种恶毒心思的魔种了。

加上厉云渊布局背后牵扯了不少人,他们师徒俩想要善了,恐怕难了。

“原来不动山有妖王保驾护航,我说怎么每次都被那小子找到破绽呢!”太己故意喊破相离陌的身份。

“如果不是你们故意给我使绊子,我说不准还不会把妖族牵扯进来的。”相离陌轻轻笑了一声。

妖族那么多年风平浪静,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蠢货想抢妖王之位,这件事怎么看都有问题的。

厉云渊想把相离陌调离不动山,还找机会获取仙器,却是没算到他身边跟着一个实力强大的人。

妖族的那些蠢货压根就没来得及动手,就被相离陌回去收拾干净了,连点水花都没溅起来。

如果不是刑修身上的仙器暴露,后面这些事都不可能发生的,所以他们把太叔贞炼制成傀儡,是最不该的。

太己找不到借口反驳,妖族那边的麻烦的确是他找的,谁晓得找的是个蠢货,不仅没办成事,还连他一起暴露了。

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,厉云渊也不可能喊太己去书院抢仙器,还无意杀了他大师兄。

太己虽然很坏,但是他对太叔贞的感情可不是假的,怪只怪他的实力不如厉云渊。

“想杀我,那得看妖王有几分能耐了!”太己勾唇笑了起来。

相离陌还不是成熟的妖王,按人族的年纪算,他的确算成年人,若是论起妖族的年纪,他现在就是个妖崽子。

“我杀不了你。”相离陌主动承认自己没有实力。

他跟着太己笑起来,“不过嘛!我没说不会请帮手的。”

太己又不是君子,他也用不着和人讲什么武德,能杀了对方就是硬道理,还管什么名声。

“你一个妖王都对付不了我,就是妖族的大妖来了又如何,我……”

太己后面的话,在看见一张熟悉的脸之后,憋得一个字都吐不出来,脸上的笑转眼变成了惊悚。

“万俟行舟!”太己那见鬼一般的惊叫,惹得其他几人同时看过来。

万行舟连眼神都懒得给太己一个,走近相离问道,“要杀吗?”

“你能杀吗?”相离陌反问一句。

万行舟伸手摸摸相离陌的脸,用额头抵到他额间,“你如果希望他死,我可以努力一下。”

相离陌轻咳一声,红着脸推开了万行舟,“那你小心一点,这次还是别杀了,家主说魔种目前还不能死。”

“都听你的。”万行舟笑着应一声。

他转脸看向太己就冷下脸来,接过八荒就朝着对方攻过去,打得半魔化的魔种倒退了几步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